您的位置:

首页  »  性爱技巧  »  【与妻共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与妻共乐】



              (一)回忆娇妻
  又是这样的一个夜晚,我站在窗口前望着外面的天空,外面仍然下着一丝丝
小雨,就同和我心里一样,也是有一丝丝的想念着我可爱又漂亮动人的妻子。已
经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她了,连一个电话打来也没有。
  我好几次忍不住想打个电话给她,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她说,但是我知道
她不喜欢的,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打过。漫漫长夜,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等待她回
来我的怀抱,也许吧……
  每一次当我想回这一件事,我的心还有一点点的后悔,又有一点点的兴奋。
我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当初要选择这样的一个生活?
  我,是一位三十岁的男人,不……应该说今年才二十九,还有几个月才三十
岁。已婚,但又离了婚……应该说是表面上离了婚,只是还没有签字吧了。现在
我的「前妻」跟了她的前男友「情人」在一起,一起过着跟夫妻关系没有什么分
别的生活,而这一切是由我一手计划。从一开始发觉我有阳痿的问题,到我慢慢
体会到我配不上我的娇妻的时候,我还鼓励妻子去找回她的初恋前男友。
  (我不小心偷看到她的日记,上面说到她的前男友是她一生中最爱和最怀念
的人,和其它当时跟他一起恋爱的点点滴滴,我一点也不嫉妒和吃醋。不要问我
原因,因为我也不知道原因,可能我有绿帽情结吧!)
  小真是我的妻子的名字,年龄小我四岁。老婆是我的骄傲,身高有一六五,
身材又杀死人,35C-25-34。而且容貌又漂亮,皮肤白白,腿长长,没
有一个男人不会不多望她几眼的。我一直认为我老婆的潜质只差一点就是九头身
了,而且她的样子有点像台湾拉丁舞后刘真,讲话也是有娇嗲的语气。嫁给我主
要是因为我当年追她追到九条街。
  我?只有一六七,跟我老婆差不多同高。样子普普通通而且还戴着一副上千
度的眼镜,但是我脾气好,很疼我老婆,什么大小事都听她的话和意见。唉……
爱她嘛……
              (二)发现天使
  我是读电脑课程毕业的,可能是因为我有天份吧,一路上都很成功而且很快
毕业就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在一间大公司里上班,工作岗位是副经理。那间公
司最初是要请经理的,但是因为我的性格有点静静孤僻而且又不大会说话,所以
那间公司暂时先放我在副经理阶段,慢慢地给我进修多一点社会大学应该懂得的
东西。
  一开始我有点想拒绝他们,但是一听到年薪高又有花红,而且又可以边做边
学,一直到我梦寐以求的经理岗位,所以我立刻答应了他们,合约也立刻签上。
我心想,有了这份工作,我的梦想(大屋,大车,娶个美貌如天仙的妻子等等)
离我不远了。我不知道其实我是一步一步的走进我人生中的人间地狱,从拥有一
切的梦想到神推鬼磨的失去一切。唉……可能我一生中的命运必须要遇到这一关
吧!
  还记得那天我刚见完面试,我带着开心又充满朝气得心情下楼去找地方吃东
西,刚巧经过一间餐馆就不理三七二十一就走进去坐下来,不知道是不是缘分把
我拉进来这里,不久后有一位小姐就跑出来柜台。
  「先生您好!」
  忽然间彷佛全世界都为她而停下来,我也不意外,两眼睛定定得望着我的前
方。就是她……她就是我一辈子要找的那位天使。她是这里的女服务员,我真的
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美的女服务员,皮肤超白,留着一把长头发,长到背后,
从后面看着就像瀑布一样,一把又柔美又轻飘飘的头发,眼睛大大又拥有一张瓜
子脸。真要命的事,她拥有一副好身材!应该有的都有!天啊……我要感谢上帝
为这世界创造一位那么美的女人。
  「先生?先生?请问您要点些怎么?这里的牛扒不错的哦!」
  我一回神,「哦……那就给我一份吧!」我又定定地望着她。
  「好的。请问先生还要点些甜品吗?」
  「……」
  「先生?」
  「哦……不,谢谢!」
  「好的。谢谢您。」她一说完就笑咪咪地转身走,但是我好像感觉到她的嘴
唇慢慢得微笑起来。
  我一直望着她的背后,她的身体比例真的完美,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开。可以
说天使与魔鬼的化身。
  从那天起,我每天上班的时候就特地的经过她的店,希望能望她多几眼。下
午的时候没有一天我不会不去她的店用餐。渐渐地,我发觉我已经开始喜欢上她
了,很想问她的联络号码,可以让我跟她做个朋友,然后慢慢认识她多一点。
  几天后,我趁她的店要打烊前去到她的店里面,当着面时我又红着脸,喃喃
着说不出口。怎知道她竟然推一张字条给我,然后她就含羞得跑到后面去。当我
看到「我希望你做我的朋友」这几个字后,我大叫几声啊!啊!我太高兴了!原
来她也是对我有感觉的。
  故事就发展到我开始和她约会见面,还记得第一次我的初吻就在第二次的约
会献给了她,对!我的初吻!我长的那么大都没恋过任何女孩,而且我还是个处
男呢。唉……二十四岁的处男。
  一年的狂追约会,终于我的王老五日子结束啦!
              (三)欢乐夫妻
  一转眼就过了三年,经过我努力工作和不介意付出一切时间在我的职业上,
短短的几年我从什么都没有到现在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间房屋,一辆轿车,还有
一点点的储蓄在存款里,最重要的是拥有一位美貌如天仙,人见人爱的好老婆。
  每一次当我和我老婆在哪里行街或着是拖着她的手行路的时候,我留意到每
个人行过都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我,可能他们觉得以我这一副普通的样貌,
哪里配得上那么美又性感的老婆呢?
  我一点也不放在我的心里,因为他们只是嫉妒我吧了,看到而碰不到。我反
而会感到非常得骄傲和感觉到我站在全世界的顶部。多美好的日子啊!
  「BB~~你看这条裙子美吗?」这一句BB柔媚无比,我听到都浑身软软
了。
  「老婆大人啊,你已经买了好多东西了啦!还要再买吗?」我搂住她而问。
  「BB啊,求求你啦老公~~最后一件啦!买了就回吧,可以啦BB~~」
她贴着我撒娇似的说。
  「唉……好啦好啦,最后一件啊?」我笑笑问着老婆。
  「谢谢你!BB~~」她欢喜地跳了起来,拿着那条裙子走进更衣室。
  她知道我无力抗拒她柔美的声音,特别是她的那一句「BB」。哦,忘记跟
大家讲,BB是BABY的简称。
  终于等到她出来了,她是多么的美啊!我的老婆是特别喜欢穿那种甜美芭比
公主类的连衣裙,她那丰满又性感的身材,加上那张天使似的五官,谁不会心动
呢?
  「老婆,你很美啊!」
  「真的吗?哈哈……你的眼望着哪里啊?咸湿佬!」老婆羞嗲着说。
  我喘着气道:「老婆,谁叫你长得那么俏丽和性感呢?我都快不能忍到你的
诱惑啦!」
  「老公,你坏死了!你又逗我玩!就算我那么美,也不是给你一个人欣赏吧
了。好啦,快点给我出去。」
  终于,我们带着这一次逛街的成绩,开开心心的驾车回去我们二人世界的安
乐窝。
              (四)偷情念头
  那天晚上,小真,也就是我老婆,在卫生间里喷她的香水在她的乳房之间,
并且调整一下她性感透明的水粉色情趣睡裙,是那种轻薄的纱裙,短短到她的腿
上,如果弯下来就可以看到她性感屁股的那种,里面配上水粉色的小丁裤。
  她关上卫生间的灯之后,走入了卧室,而我在床上等待着她。
  ……
  「老婆,你看起来很性感啊!」我情不自禁地跟她说。我握着我那短小的鸡
巴,气喘吁吁地手淫着。
  我的老婆她一摆一扭地走到床上并且亲吻了我一下,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
高挺的乳房,嫁给我三年了还是粉红色的乳头。而我的鸡巴就更加地胀了起来,
硬梆梆的。
  「老公你都不等人家就开始手淫啦?等下如果你快交功课给人家你就懂!」
老婆嘟着红唇跟我说。
  我笑吟吟着:「老婆,你还是快点来吧!」
  「等下嘛,我放些录影片先。我今天上网下载了一部新片。」她笑嗲嗲的着
说。这是我们的习惯,每次做爱的时候一定要一边看些录影片,一边做。每次都
可以让我的鸡巴特别地硬,而她也会特别的兴奋,阴道也特别的多爱液。
  当老婆放了影片之后,她很快的回到床上并且亲吻着我说到:「BB~~我
很爱你哦!」
  我一把手偎依她在我的怀抱,而她也把头贴到我的胸膛之上。当画面开始出
现在电视屏幕上,这是一部影片,说到一男一女在家中做爱的场面,也不是很特
别,就跟一般性爱影片一样,不是亲就是脱。
  就当我要跟我老婆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她的叫声:「老公,看那个男演员
的阴茎啊!是真还是假的啊?没有可能有这么大的阴茎吧!」老婆很惊讶和震撼
的说道。
  我也很惊讶地一边盯着他的阴茎回答说:「老婆啊,这应该是真的吧……」
我心里想着:『看他鸡巴的大小,如果将一半插进去那个矮小的女演员的阴道,
她肯定会难受死吧!』
  就在这一刻,我发觉我硬到不能再硬了的鸡巴,开始感觉要喷发出来了。
  「老婆,我现在就要你了!我要放进你的阴道里!」我粗着声音说道。
  「啊!」我老婆悄叫了一声。
  我将整根鸡巴插进老婆的阴道中,我感觉到了她阴道壁的收紧及颤抖,而且
今天特别多阴水。插着她一进一出好兴奋,老婆也感觉到我的情绪,拱着身子热
切地回应着我的抽插。
  不到二十多下,我就兴奋得把我全部精液喷发完出来。由于我们这几年经常
的做爱都不戴套,而且这三年来,我老婆的愿望就是为我们的家庭添个男丁或是
女丁,只是一直没怀上吧了。如果男丁的话可以像我,但是女丁的话就一定要像
她,因为女丁如果像我的话,长大了一定会很丑。她每一次都这样的取笑我……
天啊!我是普通样子但不至于丑啊!我也没理她的,每次就一笑而过。
  这一次也不例外,我将我全部的精液喷发进她阴道的最里面,并且还插得紧
紧,希望这次可以让她为我怀上一个。实际上我的鸡巴也不算是伟大,硬了的时
候大概也只有四寸吧了。还记得我和我老婆洞房的那晚,当她知道我还是处男的
时候,她不但没有笑我,反而她还眨了眨眼对我说,从此以后我就是她的人啦!
真搞笑。
  一直以来,我都很快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老婆太过美或性感,每一次都不
到几分钟就兴奋得射出来,而且每次我都感觉到我的鸡巴进不完老婆的阴道里,
可能我的太过短小了,所以很多的地方都碰不到去。
  就在这一刻,我的脑里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画面,如果我老婆被这样长的鸡巴
一边抽插着,一边狠狠地做着爱,那会是怎样的画面呢?
  怎么?让我娇美的老婆给那么长的鸡巴插?!心疼死我啦!而且还要跟别人
做?我傻了是不是?但是一联想到这个变态画面,我的鸡巴又开始慢慢地硬了起
来。
  而我老婆也感觉到我下面的变化,「啊……BB……这么快就硬回了?!」
老婆无限温柔地说道。
  我还想着那个画面,然后我静静地看着她,大又圆的眼睛加上那秀挺的鼻子
和俏小的红唇,好一张瓜子脸,这根本就是天使的脸孔啊!我将还在她阴道中的
鸡巴轻轻的抽动一下,然后我整身感到兴奋又有点发颤。心想着:『难道她喜欢
大鸡巴?所以她才下载这影片。一定是的。』但一想到我那又短小又不耐用的小
鸡巴,就觉得很自卑、很没有用。
  这时,老婆她紧紧的用手抱着我的颈子然后兴奋的问:「老公,你究竟在想
什么?」
  「啊……没怎么,爽不爽?」我喘着粗气问她,快速而猛烈地抽动着。
  「爽……很爽啊……啊……老公……你操死我了!快点……我要大力点插我
的妹妹……插死它呀……」老婆有点迷乱的叫道。
  就在这时,我全身抖到一个一个字的问她:「啊……老婆,你的妹妹小面很
湿……很多淫水呀……是不是想到大鸡巴啊?」
  「啊……对啊……我要你的大鸡巴插我妹妹……妹妹爱死它了……」老婆淫
荡地呻吟着。
  「啊……啊……大鸡巴插着你……插你的妹妹……插你的娇嘴……插你的乳
房!啊……很爽啊!」我有点语无伦次道,真的想着真真的大鸡巴抽插着她。
  「插啊……我妹妹……妹妹爱死你了……我要给你了……快点……BB……
你今天很厉害啊……」老婆感觉上要到高潮了。
  「老婆……我要来了……啊……」
  「BB……我也是要交了……来呀……」
  我和我老婆一起同一个时间交了大家的功课。
  我立刻翻了一翻身,脸向着天花板默默地深思着刚才的画面。如果我老婆真
的对大鸡巴会兴奋,那怎么办了?
  当我还深思着的时候,忽然间我老婆的手伸过来抓住我半硬半软的鸡巴。她
羞涩难禁的对我说:「老公,刚才你很狂啊……你看,弄到我的妹妹都痛了。你
就不疼人家的,我不依啊……」
  我确实有些累了,我把我老婆俯在我身上不动,妻子立即像八爪鱼一样绞着
我。我双臂紧紧搂着她,然后彼此享受高潮后的快感,整间房间彷佛只是可以听
到我和我老婆的心跳和呼吸声。
  我终于带着颤抖的语气问道:「老婆,我想问你一些问题,我希望你能将你
的心底话说出来,好吗?」
  「什么事啊?BB。」老婆她眼定定的看着我,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我厚厚的
眼镜眶。
  「这么讲好了,老婆啊,其实是不是每个女人都对鸡巴大点会兴奋的呢?」
我小心翼翼的问。
  「你说什么呀?我哪知道哦?」老婆很难为情的羞说。
  我将老婆抱紧了一点,然后发抖的继续问:「那么你呢?刚才是不是想着有
别的大鸡巴所以就特别多淫水呢?」
  「啪!」老婆一听到我这样问,她就打下我的胸膛上,然后娇俏无比地白了
我一眼,说:「你是不是变态啊?老公,哪有这样子的老公啊?问这些无聊的东
西……」
  「哇!你要谋杀亲夫啊……打我那么大力。」我一痛大声叫。
  「再大力都可以哦,要不要示范在你的鸡巴上?」老婆又再捶了我一粉拳。
  「你当然想啦!打坏了就可以找你的大鸡巴,是不是?」我笑笑的回答她。
  「你要找死了……我不理你了!」老婆害羞转身背对我。
  我再接再励的追问,好像一定要知道她心里的答案:「老婆啊,跟我讲啦,
我们不是讲过夫妻两一定要坦诚相对的吗,要坦白的嘛!」
  「我不依啊……你就会欺负人家吧了!」老婆害羞的背对我。
  过后又是一段我们两夫妻两情缱绻的时光,我们也从来没有这样的疯狂激劲
过。
(五)情人出现
  还记得那天晚上,经过无数次的性爱后,终于我们俩倒下来了,在我们的结
婚大床躺着休息着。我望着我们甜蜜房间的周围,发觉到原来我的老婆在墙壁周
围还有每一个角位可以放东西的位子都钉满了我们的结婚照片,特别是那一幅特
大型的二人结婚照片就钉在我们的床头上。
  眼看那幅照片的我是穿着白色的礼服配上我那副千度的眼镜,双手握住我老
婆小真的娇手,情深深地望着前方的老婆。而老婆也穿着白色的婚纱,手上戴着
我送给她的结婚戒指,她是多么的美丽啊!而我就……普通吧!
  转眼望回躺在我旁边的老婆,看着她凹凸起伏、滑如锦锻的腰身,我一心暖
意的翻身过去抱着她,老婆抬了抬头亲了我一下,而我把手放到她的下面,感觉
到她那还湿黏黏的。
  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我扳过老婆的脸问:「舒服吗?」
  老婆闭着眼睛呻吟着:「舒服……」
  我亲了她一下就道:「老婆,可以讲了吗?」
  「讲怎么啊?」老婆依然闭着眼睛道。
  「刚才是不是想着大鸡巴了?」我亲着她,然后在她的嘴边说道。
  老婆从我的怀抱里挣脱了一下,然后用她那充满款款柔情、如丝媚眼眨巴着
注视着我:「老公啊……你还没死心啊?还要问……你羞不羞的啊?」
  我慢慢地抚摸着她姣好的双乳说:「老婆啊,我也只是好奇心吧了,想知道
你想什么嘛!喜欢大的鸡巴吗?」
  「你好讨厌啊……」妻子娇羞地把头往我的怀里钻,然后眼睛慢慢地望着我
的鸡巴。她彷佛在想着怎么东西,眼定定地看着我说:「BB……你真真想要知
道我心底的话吗?答应我,你不准生气我的哦!我要你真的答应我,不然我不会
讲。」
  「好啦!我用我的心来答应你,不生气。说说嘛!没事的。」我尽量不显出
我发抖的声音。
  老婆想了好久,全身泛红,瘫软在我怀里道:「怎样说呢……其实我一直都
叫你BB,其实是指你的下面……有时候它可爱到就像个BABY一样,好想去
疼它、捏它……」
  我一边听我老婆说着,我的小鸡巴也不知不觉得再一次硬了起来。老婆没有
觉察到我的变化,淫荡地继续说:「有时候,我也有想过如果可以再拥有一根大
鸡巴在我的手中……」
  怎么?!老婆讲「再」拥有一根大鸡巴在她的手中……难道她以前有和谁做
过?
  我心里一晃,说道:「老婆,你……是说你以前玩……玩弄过一根大……大
鸡巴?哪是谁啊?」我连讲话都有一点结巴了。
  「BB,你是不是生气了?不是啦!我哪有讲到玩弄过大鸡巴呢!没有这回
事啦!」老婆她快快的转口气,拿她的手轻轻地摸弄着我的龟头。她并不是抓住
我的的阴茎上下抚弄起来那样,她只是用手指轻轻的摸下摸下我的龟头吧了。她
说过因为我的鸡巴不够长,所以不好抓,而且我觉得摸我的龟头会更加有快感。
  「老婆……我没有生气……不要停……好爽哦……」
  老婆的嘴角甜甜的微笑起来,用她那甜腻腻的声音说道:「BB啊,你的鸡
巴为什么会突然间变硬了?好可爱哦!小小的一个头……」
  「老婆啊……究竟那个大鸡巴是谁啊?你不妨跟我讲。」我颤声的说着。
  老婆犹豫着,心里大概在想要不要讲了。然后她想到我一直跟她说的互相坦
白的时候,身子突然间抖了一抖,以极低的声音说道:「讲也无所谓,反正都是
以前的事了。我……我……其实我以前有个初恋男友……曾经在一起都有四、五
年了,从高中认识到高中毕业……当我还没有认识你之前,就没了……因为当年
他要去美国留学,而我就在本地大学就读,所以就不能在一起了。」她一边撒娇
着说,一边摸弄着我的龟头。
  天啊!原来是初恋情人。所以可以猜想得到,我老婆的初夜也是给了她这个
初恋情人吧!因为我跟她洞房的时候,是没有血的。
  我在如此强烈的性刺激下,热血沸腾、满头大汗,鸡巴硬到不能再硬了,终
于我在一声大叫后就把精液射完出来,射到我老婆的娇嫩手指里。
  我无力地站着,而且看到了满头星星,全身倒坐在地上,我老婆也跟我一样
睡在我的肩膀上。
  我沉默了好久,终于忍不了口,就问道:「你那个初恋情人叫什么名字?我
有见过吗?而且你们现在还有联络吗?」
  老婆吃吃的笑着,柔声问我:「你是不是在吃醋啊?大醋王!」
  我一把火的将她高挺的乳房给摸着,问道:「有没有啊?」
  老婆用手摸着我的脸,很温柔动人地说道:「啊……小力点……痛……没有
啦……都好几年没联络了。他名字叫黄志得,才大我两岁吧了,以前听他的朋友
说过他有玩上网的……啊……老公轻点……」
  我越听就越火,再使用更加大的力气将她的乳房给摸遍着,粗声问道:「你
的第一次是不是给了他?快说!」
  「啊……不是啦……给了你啊……」我老婆就快要痛得哭了。
  「你乱说!我跟你洞房的时候都没看到你有血……你不要骗我了,跟我坦白
来!」我很不忿的说道。
  「啊……住手!痛啊!是!是给了他……」老婆她终于忍不到痛苦而哭出来
了。
  在那个时候,当我看见我那可爱又动人的老婆哭哭啼啼在我面前,突然间觉
得我是个大笨蛋,我为何要弄哭我的老婆呢?我突然跟她一起哭了起来,老婆看
到我哭就扑了过来使劲揉巴着我,和我抱头痛哭。
  「老婆,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在做着什么……请原谅我吧!我发誓不会再
令到你伤心或者弄到你哭。请相信我!老婆。」我很后悔的说。
  我老婆哭肿了她那美丽的双眼,说:「你这个没心肝的BB……弄到我痛死
了。你答应过我要好好保护我的啊!看你还要欺负我没有?」
  我看着她骄挺的双乳给我弄到双双通红,连我的手指印也可以看到,我就觉
得自己有一点辣手摧花。当我想起她说的BB是我的小鸡巴,而大鸡巴就是她的
初恋情人黄志得时,我的小小鸡巴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因会慢慢地胀硬起来。
  我的老婆也发觉了我鸡巴的变化,娇嗔道:「又硬了?你这个人头脑在想些
什么啊?」
  「老婆……我又要你了……我顶不住啦!」我快速地把我的小鸡巴插入我老
婆的美阴里,「啊……老婆,你的妹妹还是那么的湿,真舒服啊……」我的屁股
动了起来。
  「啊……啊……啊……我也是很舒服……快一点……大力插里面一点……我
要啊……」老婆抬起头淫叫着。
  我已经尽了我的全部力量,将整根鸡巴插入最里面,但还是觉得老婆的阴道
里空空的,可能我的鸡巴太小了,无法满住我娇妻的美阴。就在这刻,我那个变
态画面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只是那个大鸡巴先生有了一个对象,那就是我老婆
的初恋情人黄志得。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是我可以想像他应该是个英俊的人,
至少应该会帅过我吧!
  很快我就一解而放,喷到我老婆的美阴里。「老公,你今天究竟发生什么事
情啊?你好累哦!」老婆勾着我的脖子问道。
  「老婆,究竟那个黄什么什么长得什么样子的?」我又紧张的慢慢地问。
  「哈哈……原来是个大醋王,怪不得你今天好像怪怪的呢!」老婆笑了笑,
「他啊?那时身高应该有175公分吧,样子还好啦!」老婆羞羞的说。
  我一边听着的时候,一边想像他会是怎样的样子。天啊!他长得很高,足足
高过我8公分,那大概有半个人头要多,而且他情人的武器也足足打得我一败再
败。我心里想着我真的不配是男人。
  「那你会不会有时会回想起他呢?」我又小心翼翼的问。
  我老婆她扭着款款丰臀,双手轻抚摸着我的头发道:「没有啦!唉……你都
让我没有秘密了啦!跟你讲啦……这几年来我都有写日记的习惯,里面有时会写
些我和他的东西……好啦,这都已经几年前的事,我都忘了……」
  我嘶哑着嗓子,一边鸡巴又再慢慢直直地挺立着,道:「你……你为什么不
跟他联络?恋人做不到也可以做朋友啊!」
  我老婆一听到我这样说,就挥拳轻轻打在我结实的胸膛上:「讨厌!你在讲
些什么啊?这么难听!」
  我痛得一声叫,然后又结结巴巴的说出很重要的问题:「其实你也有点想他
的吧?我也想你多交些朋友。你又说他是在美国生活的,或许他会有些那方面的
生活常识可以跟你分享啊!我讲得对吗?我不想你做个井底之娃……娇娃啊!」
  我老婆一听到我这样取笑她,道:「你才井底之娃啊!做朋友也是无所谓,
反正在上网吧了。看下先呢!」
  然后我低下头,慢慢地、深深地亲了我老婆一口,她的手也乖乖的摸着我的
龟头,她的阴道里又开始流着很多爱液了。我猜想在不久以后的日子里,我和我
老婆的幸福快美生活即将会有一个人到访。
              (六)情献情险
  在一个很安静的夜晚,家家户户都已经在深睡着了,有的安稳地睡过一夜,
有些可能发到好梦或恶梦。只有这间房子亮着火油灯,而暗淡的灯光照亮了整间
房子,迷迷糊糊地可以看见一对狗男女赤条条的在床上亲吻着,而在床下就跪着
一个男人,他的鸡巴硬到不得,这个人就是武大郎,也就是我的前世,而在床上
的当然就是西门庆和潘金莲啦!
  我看各位都已经可以猜到潘金莲就是我老婆的前世,而我老婆的初恋情人黄
志得的前世也就是鼎鼎大名的西门庆。他有钱、有权力,而且又有艳福,我老婆
金莲就是爱上他的这一切,这一切是我三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财宝和权力,还有
那巨大无比的男人武器。
  在这个世界上,谁比较强,谁就可以得到一切,梦想成真。而他就得到了全
世界公认的性感美女,就是我老婆潘金莲,而我也只有默默地割爱给予这个更加
配得上她的男人。
  在这个年代,休妻是一件不道德的行为,会给金莲一种被人抛弃的俗世人眼
光,而且我也没有说过我不要金莲。没可能啊!以我这样子的三寸丁,可以将金
莲据为自有,已经是一件人生快事啊!而且更加没有听说过女人要休丈夫的。
  但是我老婆又很爱西门庆,另一方面又有我这个武大郎的包袱,于是想来想
去就想到了一个绝世好计,所以就发生了二男一女的情况。我只是没想到后来他
们为了追求二人世界享乐的生活,在胁迫、诱骗和潜意识的心理支配下,只好把
我送入地狱,而他俩就光明正大地走入洞房。
  就在这时,我听到金莲大声淫叫:「庆哥……我要你快点……插快点吧……
武郎都没有你的一成耐力……你好厉害哦……弄得我好舒服……我爱死你了……
庆哥……啊……啊……」
  『金莲,你就给点面子我吧!小声一点,我怕吵到邻居们的清梦啊!』我眼
湿湿的低着头不敢望着他们俩做爱,只是一手飞快地套弄着自己那三寸长的小鸡
巴。
  「武郎啊……你就是这些怕、那些怕……没胆的武郎乌龟……喜欢戴绿帽子
吗?哈哈……啊……再大力点……庆哥……庆哥……我的庆哥……我的志得……
志得啊……」
  什么?志得?!我眼前一阵发亮,猛地睁开眼睛,大喊道:「金莲!」
  我翻个身就看到我的老婆小真正在甜睡着我们的结婚床上。我楞了楞才回过
神来,原来只是一个梦。我一连几晚都发了同一样的梦,每次都彷佛听到那个金
莲喊叫着黄志得的名字。难道这是真的吗?或者是我的潜意识里跟我讲着前世今
生?我老婆小真本来应该要和黄志得在一起相爱的?
  每想到什么前世今生,小真跟黄志得一起相爱的画面,我的鸡巴就立刻硬了
起来,不受控制。难道我今生要协助小真跟黄志得去接续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吗?会是真的吗?我感到头很痛,就翻身抱着我熟睡了的老婆睡去。
  第二天早晨,熹微的晨光从水粉色(我老婆很钟爱这颜色的)的窗帘透了进
来,照得房间里逐渐清晰起来,那些晨光刺到我的眼睛,我一手去找我那笨重的
眼镜戴上之后,第一样看到的东西是多么美丽纤窕,我老婆凹凸有致的身躯,穿
着白色性感睡衣,从这件睡衣来看就劲秀出她完美的身材,美胸、长腿、白白的
肤色,看起来会有谁能抗拒呢?
  就在这一刻,我老婆眨了一眨眼,悄说道:「死人,你盯完人家了没有?」
  我红着脸,狡猾地看着她道:「老婆啊,谁叫你穿得这么透明性感,我看了
都鸡巴发痒。」
  「你就放过我啦!这几天来你都好像很疯狂,没有一天不要的。究竟什么东
西让你如此兴奋了?」
  「没有东西啊!一看到你,谁能抵抗呢?哈哈……」我的鸡巴一下就勃了起
来。其实我心里知道什么原因让我的鸡巴如绵如死──是黄志得!
  老婆望着我硬梆梆、紫涨涨的鸡巴,无限怜爱道:「坏东西!又硬了……」
  「老婆,我们不是有下载过一部片子……叫做《金瓶梅》,要看吗?」我喘
着粗气问。
  「好久的片子了,有什么好看啊?」老婆嘟着小嘴道。
  「看下嘛!」我一面使劲地抚摸她的胸部,一面说。
  「好啦好啦,你行行好了,我去找下先。」她摆脱了我的魔手。
  「有啦……找到了。」老婆她放着那部影片,然后就睡在我的身边。
  老婆她狠狠剜了我一眼,道:「你这变态佬!影片才刚开始,你的鸡巴就涨
到要喷了一样。」说着就用手指抚摸着我的龟头,而她就叉开两腿,然后用另外
一只手在手淫着,风情万种地道:「你这可爱的BB……要来了吗?很兴奋是不
是?」
  我全神投入进去西门庆和潘金莲做爱的画面,心自然联想到老婆和黄志得正
在做爱。很快,我就射精了,浓稠白浊的精液喷在妻子光洁如玉的手指上,我好
兴奋哦……
  「老公,你爱我吗?」老婆她躺睡在我的身边,嗲嗲地问道。
  「我当然爱死你啦!老婆,难到你还不知道我有多么疼爱你吗?为什么要这
样问呢?」我有点紧张的回答。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是不是经常幻想和潘金莲似的女人做爱啊?」老婆羞
嗲嗲地红着脸问。
  『天啊!我不是幻想和别的女人做爱啊!我是幻想老婆你啊!潘金莲。』我
心里一跳一跳地颤抖起来,鸡巴又神奇地勃起了。我心想着,要不要跟她说个明
白呢?然后我又想到这两个字──坦白。
  想到这里,我伸手摸了摸老婆丰腴的屁股道:「老婆,其实这一段子,我每
天都发同一个梦,梦里是说到《金瓶梅》的前世今生,我的前世是武大郎,而你
就是美丽动人的潘金莲……我觉得这不是普通的一个梦,而且感觉很真实。」
  老婆「噗嗤」一笑,在我脸上轻轻地摸着我的眼镜说道:「老公,我不想做
什么潘金莲,我觉得她很淫贱啊!还有听说武大郎的鸡巴是三寸丁而已哦……那
不是跟你一样么?哈……啊哈……」
  「你敢取笑我?你找死了……」我笑咪咪的抱着她狂吻一遍。
  「不要闹了……那谁是西门庆啊?」老婆一下把我从她身上推了下床去。
  我眼定定望向我们的结婚照片,心乱如麻的一跳一跳颤抖着,说:「是……
黄……志……得。」我一个一个字的讲。我的心好像要爆炸裂了,我全身都在抖
着。
  「什么?!不要闹了,老公,为什么会是他呢?你想太多了吧!搞到晚上都
发这样子的烂臭梦。」
  「我都不知道……只是感觉到很真实,好像就在我面前发生这样子。」我喘
着粗气道。
  「那……你的意思是,以前我和黄志得有奸情,并且合手把你给干掉,是不
是?那又对现在有什么关系呢?」老婆她很激动的说着。
  「如果是事实,那也已经过去了……古代嘛,最重要是现在。」我挺着硬梆
梆的鸡巴边说。
  「你的意思是……」老婆一面眼空空的望着我。
  「是啊!最重要是现在……这可能是上天给我们的一个启发。让我们从现代
手牵手的勇敢走下去,我相信这将会是一个完满、家好月圆的美好结局。」我抓
住自己那硬梆梆的鸡巴一边说下去。
  老婆怯生生的再问我:「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我们三个人在一起?」
  我结结巴巴的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再……联络联络下他,电话也
好,上网也好,好让你们做回朋友嘛!」我一讲完后,整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那怎么行啊?老公,我是你的老婆啊!你难道不会吃醋吗?你到底在想着
什么啦!」我老婆的呼吸有些颤抖,她的身体发烫。
  我觉得我们俩都很兴奋、很惊慌。在老婆对我说的时候,我似乎去到了现场
中,可看到我老婆小真和她的初恋情人黄志得拥抱在一起,亲吻着、抚摸着她全
身──那本来属于我一个人拥有的财产。而我会不会是武大郎的再生版呢?
  我声音也颤抖着道:「不会的……我相信爱情是要给对方坦白,空间还有互
相的信任。我知道你爱我就可以了,而我也一样会全心全意地去爱你和保护你,
直到永远。怎样?再联络下他嘛!可能他一直在美国等着你这位初恋情人呢!」
  「你坏死了……」老婆娇嗔地扭动着性感的身材。一想到她这位初恋情人和
他胯下的大鸡巴,阴道里就立刻湿答答的了。
              (七)眼中有他
  在这个世界上,男人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强男人,另外一种是弱男人。我
就是属于那种弱男人吧!身为人老公如果都不能满足老婆的性欲,做老公的一定
要大力地支持和鼓励她放十万个心去出轨,并且让她偷情。
  我们不能过于自私和反对老婆出去填满自己的性欲,就算哪怕有那么一天,
老婆会跟人走掉,身为她老公的我也一定要完成她的人生的愿望,协助她得到终
生美丽,那么人生就再没有遗憾啦!
  从那天晚上起,这种想法一直缠绕在我的脑海中,当我向她述说着这一切想
法时,她还大骂我变态。自从那天晚上之后,老婆她就很刻意地逃避黄志得这个
人,我也不好意思再去逼她,只是有时我会用暗示的眼神再提起黄志得这个人,
她都闪闪躲躲的换个话题。
  就在我想着一切皆成空的时候,数天后在床上临睡前,我老婆对我说了一句
话,让我的心震动不已。
  「老公BB,你之前说过的东西……你还记得吗?」老婆的声音充满诱感。
  「你是说……西门庆?」我有点紧张,不好意思讲他的名字出来。但一想到
黄志得这个人,我的鸡巴又开始变硬了,真变态啊!
  「那……如果我想再联络下他,你真的可以吗?不妒忌?」老婆她都激动得
变了音。悄悄地望了我挺到有一小鼓鼓的睡裤,她用粉嫩的小手从睡裤伸进去,
捏住我那弩张的小鸡巴,缓缓插进自己湿答答的阴户里。
  「啊……快插吧……」老婆她呻吟着。
  「老婆,你真的要来真的吗?要联络他了?」我喘着粗气道。
  「你可以吗?你舍得送我跟他在一起吗?哦……老公……使劲操……我好快
活啊……」老婆更加浪地呻吟着。
  「哦……啊……我美死了……我允许你啦……但是你要记得爱我哦!」我很
不放心又很不愿意地说,此时此刻我的鸡巴已经控制了我的思想,心跳个不停。
  「啊……我要来了……很烫啊……很热啊……大力点……老公……」老婆在
最后激动的摇摆中,双眼迷离地望着我们俩的结婚照片,心中想到贵为人妻了,
但是在她内心里面的一处,仍然存有那一丝丝对她的初恋男友黄志得的思念。
  老婆疯狂地抱着我的头:「啊……老公……我到了……高潮了……啊……志
得……志得……」
  当听到我老婆极细如闻的声音:「我好想你啊……志得……」之时,这个刺
激实在令我如痴如狂,我大力抽插了几次,最后就「噗噗」的射进我老婆的美阴
里。老婆媚眼如丝、骚态可掬,满脸陶醉的神情真的让我又爱又恨。
  我很自然地把手按到我老婆赤裸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着,从她的身上依然可
以感受到高潮后的兴奋,我说道:「老婆,你刚才好淫哦!想着你的情人就那么
浪了?」
  我老婆顿时醒悟,连忙翻个身坐了上来,一副很生气似的粉脸通红样子,说
道:「老公不要乱讲啊!你才是我最爱的人啦!」
  「不,老婆,我是最爱你的人,但你最爱的人应该是他,对吗?要不也让他
来爱你,给你温柔,好吗?你们本应该是一起的……跟我讲心里话好吗?」我搂
住老婆滚烫的身体,心「砰砰」地狂跳着说道。
  老婆她脸红着躺在我的身上,害羞地道:「老公哦……我不依啊……你欺负
我的……」老婆难堪地盖住了脸,但笑意却在嘴边扬了出来。
  老婆她还躺在我怀抱里思想了很久,终于道:「老公,你真的不会吃醋?我
要你知道,我是很爱你的……其实这一段日子我想了很久,我都是你的妻子了,
不应该再想些别的,但是我真的觉得心里有点怪……有点……有点想见到他。」
  这时候我的鸡巴慢慢地挺起来了,老婆又捏了一下。

              (八)倾诉男女
  「老公,他有上MSN啊!我还是怕跟他聊,不知道要聊些什么的……害羞
死人了!」
  我正在一旁劝着我老婆跟她的前男友--黄志得谈情说爱去,在电脑屏幕前
就出现这些让我毕生难忘的记忆,而这些记忆就深深的把绿帽情结深深地种下我
脑海里。经过了很长的时间,老婆她终于鼓起了勇气,两手颤颤发抖着发出跟他
失去联络之后的第一封短讯。
  老婆:你在吗……
  志得:请问是谁啊?
  老婆:哈……原来你这没心的人,已经删除了我。
  志得:什么?等一下……我好像认得你MSN名子。
  老婆:什么好像?以前喜欢人家的时候就死缠着人家啦!那么快就删除忘记
我了。
  志得:等一下,请问你是不是……小真?
  老婆:哈哈……现在就记得我……是我啦!
  志得:原来是你啊!你最近生活好吗?还住在老地方吗?最近忙些什么的?
  老婆:哈……你一下问我这么多的问题,那我该怎样回答你呢?
  志得:哈,那你就答我一样东西就好了。
  老婆:那要看答你什么啦!
  志得:……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老婆惊讶地看了一看我,我望着当年结婚那天给她戴上的结婚戒指,再情深
深地看她一眼,默默的点了一点头。
  老婆:……
  志得:还在吗?
  老婆:是……
  志得:单身?
  老婆:是啦!还是。那你呢?
  志得:我也是啊!
  眼看老婆她一身高兴,嘴边带着微笑。
  老婆:为什么呢?美国那边没有看得上眼的吗?
  志得:哈……那你呢?没有看到好的吗?
  老婆:我这几年都很忙……没时间。
  志得:……其实我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你跑到远远的地方。让你一个人
那边孤独。
  老婆:都过去了……让它过去吧,为什么还要提呢?
  志得:……我还想着你啊!不能忘记你。
  老婆她颤抖着眼汪汪地望着我,好像个做错事的女孩般。我裤子里的鸡巴硬
到不能再硬了,双手从她背后抱着她,跟她说没东西。我知道老婆她现在是很激
动,思想很混淆,她很需要我的支持。
  老婆:……
  志得:唉……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这些……忘了吧!
  老婆:……其实……其实我也有点想念你。
  志得:真的吗?是真的?你心里真的这样想?
  老婆:是啦!你坏啦!弄到人家害羞得不知要讲什么啦!
  志得:哈……哈……没所谓。我也很想念你,很想现在就见到你。你现在住
一样的地方吗?
  老婆:……我搬家了。现在住$@#&。
  志得:方便给个电话号码我吗?跟你聊一聊会方便点。
  老婆:那……好吧!
  志得:我真的很高兴啊!隔了这么久我们还可以相认,你说这算不算是缘分
呢?
  老婆她红着脸亲了我一下。
  老婆:哈哈……不知道。
  志得:宝贝……你可以叫我一声宝贝吗?以前我们很喜欢互相叫对方宝贝的
啊!特别是你,你还记得吗?
  老婆:不知道啦……不知道啦……
  志得:宝贝,叫嘛!
  老婆:宝贝……死宝贝……
  志得:哈哈……还有你记得我们当年的志愿吗?
  老婆:不记得啦……害羞死人的东西……不要说出来啦!
  志得:哈哈……我俩都是宝贝了,害羞什么呢!就是与你步进教堂,早生贵
子,再生多一个女的,那我们就四个人一个美满的好家庭。还记得吗?宝贝。
  老婆:害羞死了……我不知道啦!
  志得:宝贝,我想跟你线上上聊聊,好吗?好想念你的俏声音哦!我现在去
打给你,等会见。
  老婆她不知所措,六神无助的望着我,看我的反应。我扮到无所谓般,笑笑
地向她点一点头。
  老婆说道:「老公,你真的没东西吗。没生气?」
  我说道:「没事,没事,我都不是你的宝贝,也不知道你俩有这么感人的志
愿。唉……你都没有叫过我一声宝贝呢!」
  老婆她留意到我的鸡巴硬硬的挺起着我的裤子,她一手放在我的裤裆上摸着
它,道:「你是BB嘛……他是宝贝,两个都不一样大小。」
  我一听到她这样子说,我的鸡巴更变硬了,感到随时会爆发。
  一会,电话就响起。
  「老公,应该是他,我可以接吗?」
  各位兄弟如果有献过妻,应该知道明白献妻带来的刺激吧!
  「好吧……」
  「我想跟他在房间里聊,可以吗?」老婆脸羞答答地问。
  一想到房间里的结婚照片等等,而且老婆她还跟她的初恋情人叙旧。与此同
时,我终于喷发一股一股的精液,溅满了我的裤子,道:「啊……啊……我好爽
啊!你可以……去吧!」
  「又喷了……」老婆她好像摸着小孩子头般的抚摸着我的小鸡巴龟头,「那
我去啦!不可生气哦!等我出来啊!」老婆嗲声嗲气地说,似乎扭着她性感的身
体,眼看她屁股一扭一摆的走进我们的主人房,而她手上拿着家里的无线电话。
  老婆她一回头,微笑着说:「老公,我爱你!」
              (九)他主我仆
  记得那晚,我老婆跟他线上上讲了足足三个小时,而我也手淫到射了又硬,
硬了又射足足三个小时。这种心情是很难在文笔上描写出来的,只有各位兄弟们
有献过妻才会明白当中的兴奋高低。
  堂堂一个男人,而且也是老婆的唯一男人,竟然要在客厅里手淫着,而老婆
就在不远的主人房跟她的情人谈情骂俏,重拾回他俩当初的甜蜜回忆。就是这种
感觉让人又爱又怕,越爱上它的刺激,就越会怕了它可能会带来的后果。但是我
的小鸡巴又控制了我的思想,因为它又开始慢慢地硬挺了起来,而且龟头也一跳
一跳似像点着头同意。
  突然间,老婆她打开了房门,妩媚一笑,全身羞答答的出现在我面前,她身
穿着我最喜欢的小花蝴蝶绣花系水粉色内衣丁字裤,彷佛将她秀美动人、苗条的
身材赤裸裸地挑引着我。
  她望着我翘翘的小鸡巴一动一动的,就格格娇笑着:「怎么你又手淫着啊?
不害羞哦!」
  我一下兴奋起来道:「老婆,你跟他讲些什么了,聊那么久。」
  老婆轻轻揉搓着我的鸡巴龟头道:「没什么特别的,就聊他那边的生活啊!
他也想多了解些我这边生活得怎样。」
  她又继续说:「这世界真的好小啊!原来他在你公司的美国总部里做事的,
目前在担任着你单位的美国区经理。你羞不羞唷,人家还小你几年都已经担任经
理了,看来当初他离开远方去那边发展是对的,看他现在蛮有才华成绩的。」
  我拥紧着老婆说:「他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我也真的想见见他,看他是怎
样的模样。」
  老婆把她粉红通透的脸深深地埋进我的怀里,喃喃地道:「你是讲真的吗?
真的想?其实他也真有此意,他说他想拿些假期回来见一见我。他还说现在他事
业成功,飞黄腾达了,并且很想与我分享这一切,他还说想让我成为全世界最幸
福的女人。我看这一次他不会辜负我了,因为他是很爱我的。」
  此时老婆加快手指的速度劲搓着我的龟头,不想让我想太多,我哭泣般的呻
吟道:「哦……好老婆……骚老婆……我的鸡巴好硬了,搓快点……快点。我好
快活啊!美死了……」
  我老婆她也禁不住的喊着:「喷吧……喷多点……你这不要脸的BB……统
统给我喷到我的手指上。」
  很快,我「哼哼呀呀」的喷射出来,又再一次的泄出了精。
  可能我手淫得太过激烈了,小鸡巴缩到只见小小的龟头,老婆她抿嘴一笑,
伸指戳着我的额头说:「刚才趁我给他讲着电话的时候,你手淫喷了几次了?」
  我的心理上感到害羞又不敢望我老婆一眼,道:「都……都应该有六、七次
吧!」
  老婆她长叹一声道:「你啊,就不懂得照顾你的身体,难怪你的鸡巴看来好
小好累的。用尽你的精了哦?喷那么多次。」
  老婆又轻轻揉搓着我的鸡巴龟头,嗔道:「你的还可以起来吗?我都还没来
了。」
  我的小鸡巴给老婆她摸弄了整半天,仍然像条死虫一样,毫无动静的,我很
无奈地说:「我看我今天不可以了,精液狂泄乾了。」
  老婆娇嗔道:「你很自私哦,只顾自己好啦!你看人家的妹妹都那么湿的,
你又残废了,那怎么办好呢?不如……老公你可用一下你的舌头给我舔舔我的妹
妹啊!好吗?」
  就在我还没准备好的时候,老婆她已赤裸裸地扯着我的头发往她湿答答的阴
道拉。一会儿,老婆就「哼哼唧唧」地呻吟着,狂扭动着屁股大喊一句,兴奋地
说:「给我舔乾它!」
  我舔了老婆她湿湿的阴道大概也有一个小时多,而我整脸和舌头都好像快麻
木了。老婆她笑逐颜开,在我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之后,立刻嗲声道:「老公,
你好臭腥味哦!你的舌头好厉害哦,还比你的小鸡巴厉害,搞到我欲生欲死的。
以后我要你用舌头给我舔妹妹啊!好吗?一言为定哦!爱死你了!老公~~」
  过了几天的某一个星期三,我老婆好像心事重重的,苦着脸道:「老公,怎
么办好呢?都是你的鬼主意。」
  我:「怎么啦?」
  老婆:「他要回来了……」
  我:「啊?几时回来?」
  老婆:「这个周五。还有两天吧了,怎样好呢?」
  我:「那来就来啊!你也就等到这一天啦,情人归来。」
  老婆:「别开玩笑了,来是可以,但是你好像忘记了你是不存在的啊!」
  我:「那……应该怎样办好呢?我不想离开这个家。」
  老婆:「……不如这样子好了,我可以说我有位表哥在外地生意失败,无路
可去,就在我家暂时住着下来。你……看这样子说可信吗?」
  我:「我怎可以是你的表哥呢?怎么行啊?」
  老婆:「都是你的主意,害人家烦透了。就这几天而已,等他回去了就没事
啦!」
  我:「好啦好啦,表哥就表哥啦!」
  老婆:「那老公,我想我们必须把我和你的结婚照片全部都收藏起来,还有
所有你的日常用品东西等等必须从主人房搬到楼下的客人房去。你睡楼下。」
  我:「楼上还有一间客人房啊!我可以睡那边啊!」
  老婆:「笨老公,我……我想跟他接近点嘛!如果他要来我房间找我也比较
方便一点。好啦……答应我嘛!」
  我:「……好啦!随你的意啦!女大就不中留,情人就大过天。」
  此时,我的小鸡巴又蠢蠢欲动地硬死了。而老婆她媚眼如丝地抬起头,羞脸
嗲嗲地道:「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
  我心想:最好还是最笨呢?
              (十)旧爱归位
  我猜想有许多人都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都有幻想着看见他们的老婆与另一
个人赤裸裸地偷情又性交。而我的老婆小真她正在洗手间准备着,她即将和她的
初恋情人再度见面,而且这一切都是我,这个老公从一手安排计划到同意和主动
鼓励她去偷情,因为我知道我的小鸡巴是不能够满足老婆她嫩嫩的阴道。
  我在我们的结婚主人房等待了好久,感觉到这里空空的,没有了我俩的结婚
照片,而且全部关于我的东西都一一的给搬走,这种感觉就好像老公的地位给狠
狠地打下来,降到连外人都不如,而这一切就带给我激大的羞辱。
  当我正在怀疑我的做法是否对的时候,老婆她就从洗手间走出来,她如天使
般出现在我的眼前,身穿着她最喜爱的也是最性感的芭比公主类连衣裙,秀美的
头发绑成像马尾,直直垂到她的背后;细长的眼睫毛翘翘的,显出她那又黑又大
的眸子里含着盈盈的笑意;双唇粉透似的荡漾着情欲的涟漪。
  身材也没得讲,那紧紧贴身的连衣裙显露着她高耸的乳房,大小腿的曲线修
长无比,皮肤白白的好让人流口水。这跟本就是天使和魔鬼的化身,只是我无福
消受这完美迷人、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的老婆了。
  「老公,我美吗?」
  「老婆……你是个天使。」
  「我现在不是你老婆啦,你要叫我表妹,小真表妹。我也不能叫你老公了。
表哥~~」老婆她风情万种的说着,并且一扭一摆的走向了我。
  「你是说真的吗?你就是我老婆啊!」我惊道。
  「傻瓜,我是单身的哦!」老婆妖媚地道。
  「不是,老婆,我是很爱你的。」
  「老公,你真的不后悔再让我见他?你不怕我和他会旧情复燃?你可要知道
他很爱我的。」老婆在我怀里娇嗔的问。
  「你呢?你爱他吗?」我战战兢兢的问。
  「当然爱啦!爱死了。」老婆她扭着丰臀款款的说。
  「老婆,我明白的。初恋是最真贵、最难忘的,就好像你是我的初恋,我也
一样会觉得你的真贵。你放心去吧!」我顿时嘴巴发干,颤抖的手捏住了坚硬的
小鸡巴。
  「还有一件事,你暂时不能再碰我了,也不能跟我做爱哦!如果你真的忍不
到,可以手淫哦!知道吗?」老婆撒娇声的道。
  忽然间,家里的电话一响,我老婆接上那个电话,我彷佛就听到我爱妻的情
人声音传来:「喂,宝贝!」
  老婆说:「宝贝!你回到来了?」
  「我不但来了,我还在你家门前啦!」
  老婆惊讶地说:「你……你在我家门前?」
  「骗你我就不是你宝贝。可以开个门吗?宝贝儿!」
  老婆高兴的说:「太好了!宝贝,我现在去开哦!你等我哦!」
  当我老婆放下电话,就说:「老公,他到了。这真的是你要的吗?」
  我默默的点头。
  老婆她对我眨了一眼道:「那好……你要乖乖哦!你要记得你现在是我的表
哥,我没有老公的哦!我要他来爱我啊!」说完就很自然的伸出她的手摸着我高
高翘起的小鸡巴。
  「老公,你又硬了,我现在要你乖乖的给我喷出来。他在的时候,你不能再
硬哦!」
  我的小鸡巴受不到这种刺激,不禁全身血流加快,显得十分燥热,我使劲套
弄着鸡巴,粗粗喘气声地说:「要丢了!啊……我要喷了!」
  「乖老公,喷吧!」
  开了门,老婆终于重遇回她的初恋情人--黄志得。一关上门,他们俩就靠
在门边深情地吻着对方,他一手抚摸着老婆的娇腰,另一只手摸着她的丰臀,喘
息着低声道:「真,你好美啊!我想死你了。」
  我老婆紧张地抱住志得,而娇躯不停地发抖着,在他耳边轻笑道:「你坏死
了,是想我的人或者是想我的身材呢?」
  他不好意思的道:「是想你的人。宝贝,我爱你!」
  老婆害羞的刮着他的脸,道:「志得,我也爱你……你不会辜负我的哦?」
  他气乎乎的一把将我老婆按在墙上,双手抓住我老婆坚挺的乳房,身体紧贴
着她粗声道:「宝贝!」
  我老婆「咯咯」的轻笑着,大力的推开了他的魔手,妖媚地道:「不要!我
表哥在房间里面。羞不羞啊你!」
             (十一)偷看偷情
  这时的我正在客人房门边偷看着外面的缠绵,我终于见到他了!天啊!他不
但英俊而且还长得非常强壮、高大威猛,看来他应该有经常健身的习惯,他就长
得跟何润东差不多一模一样啊!我根本和他没得比。我站在下风,而他就高高在
上一样。
  眼前的他和我老婆根本就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在我的眼中,我老婆和他
更像两夫妻啊!我根本就配不上我老婆,她又娇美,又性感,又拥有凹凸有致的
魔鬼身材。而我仅是普通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戴着千度大眼镜的男人,我没有理
由可以当她的老公。
  这时我的自卑心发作起来了,我一定要想办法拉近他俩的关系,让有情人得
到幸福!我就好好的让爱给他吧!但是,这是不是我要的结果呢?这时的我非常
混淆,思想也不理智,一边我跟自己说着「让爱让爱」,而另一边的我就跟我说
「不要不要」,我应该怎么办好呢?
  这时,我老婆就敲着我的门,叫着我:「表哥,出来啊!志得来了。」
  我的心里一阵狂跳,一时间连呼吸也困难起来了,彷佛全周围都很沉静很沉
寂,只有我的心跳在狂跳着。这种感觉让我全身发抖,心里想着是时候了,我也
应该让我的计划开始了,我老婆这时最需要我的协助与祝福。
  终于我开了门……当我和这个情敌面面相视的时候,我彷佛变得很矮了,那
时的情景就好像我变成小人国的人,而他就是成人国来的,多么可悲的思想啊!
  这时老婆她站在他的旁边,红着脸道:「表哥,这是黄志得。」
  「……你……你好!你……应该是我表妹的男朋友吧?天啊!你长得好高大
喔……」
  志得还没有回应过来,老婆她娇俏动人地打了我一下,道:「表哥,你好坏
喔!胡说八道,我不睬你了!」
  志得他含着笑意慢慢地说道:「表哥,你好!这几天打扰了,希望你不介意
我住在这儿。」
  老婆挤挤眼,然后道:「我表哥人很好的,绝不会介意。表哥是吗?」
  「对……对……我不会介意啦!反正我表妹是单身,而且她男朋友来住,我
哪会介意呢?你喜欢住几久就几久。」说完,我底下的小鸡巴已经硬得难以忍受
了,我又想老婆帮我手淫了。
  这时,志得大胆地给了我老婆一个深深的湿吻,并且双手捏着我老婆圆滑的
香臀。老婆她一面忍受着,一面羞红着脸含笑,道:「嗯……哦……不要……」
  天啊!我老婆怎么可以当着我的脸跟他的初恋情人挑起情来啦?我头脑里很
愤怒,但是我的小鸡巴却硬到快喷精了。我好刺激啊!
  当他们松开了嘴,老婆她脸色微红,娇俏无比地看了志得一眼,跺着脚地撒
娇:「宝贝你坏死了!你当我表哥透明的啊?不知羞!」
  我忍着发硬的鸡巴向志得点了点头,道:「没事没事,就当我不在好了!表
妹,你看志得他多爱你哦!你应该怎样回报他呢?」
  我老婆在羞惭之下用手使劲捏着志得的手臂,然后转身就跑回卧室上楼去。
志得望着我老婆害羞地跑开了,哈哈大笑着道:「表哥,失陪啦!」说完就匆匆
的追着我老婆上楼去。了我呆呆的站在原地,只听到楼上一声:「啊……你不要
进来!快出去!」之后又「砰」一下关门的声音。
  终于发生了!我老婆和她日思夜想的初恋情人正在那原本属于我和我老婆的
结婚卧室里。究竟他俩在卧室里做着什么呢?这时的我心激动到了极点,喘着粗
气摸着我的小鸡巴,自虐似的想:『老婆,你很爱